高尔夫收藏与历史系列之33 早期高球是富人运动吗?

高尔夫收藏与历史系列之33 早期高球是富人运动吗?
1901年英国海军在刘公岛建设的高尔夫俱乐部会所 1901年英国海军在刘公岛建设的高尔夫俱乐部会所

  在最近和一家知名球场联合举办胡桃木古董杆体验赛颁奖晚宴上,我向参加活动的20多位球友提出了一个问题:“高尔夫是富人的运动吗”?座上一位来自北京的先生立即答复说:“在中国是”。

  这位球友的直爽答复,准确地描述了中国高尔夫目前的状况。

  高尔夫运动从19世纪后期从英国传入中国,英国和其他列强在华的商人、驻军和侨民,借助中国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建设球场,设立高尔夫俱乐部,服务于外侨人士。自1889年英国人在香港建立高尔夫球会,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曾经建有10多家高尔夫球场和俱乐部,比如1894年的上海勺球总会、1895年武汉汉口和辽宁营口的高尔夫球场、1901年的威海卫高尔夫球会、1901年的天津高尔夫俱乐部、1906年镇江高尔夫球场、1914年北京高尔夫俱乐部等等。

  1949年之前中国的高尔夫俱乐部,大多为外国商人和侨民开放,仅有的少数中国人入会,则大多是上层社会名人,如末代皇帝溥仪、张学良、梅兰芳和归国华侨等等。高尔夫在中国被视为富人、洋人和资产阶级的休闲运动,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大陆的所有高尔夫球场被关闭。

20年代刘公岛球场打球的外国人和球童20年代刘公岛球场打球的外国人和球童

  改革开放之后,1984年中国恢复了高尔夫球场 。经中央政府批准,香港知名人士霍英东及郑裕彤等在广东中山市三乡镇投资修建了中山温泉高尔夫俱乐部。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高尔夫球场的建立和开放,主要目的是为来华投资的港澳台湾和外籍人士提供一个业余的休闲和运动场所。随着改革开放的扩大,中山温泉以及其他新建的高尔夫球场开始承担大型的国内和国际高尔夫球赛。

改革开放后第一场高尔夫国际比赛改革开放后第一场高尔夫国际比赛

  1985年,中国高尔夫协会成立。30多年来,全国的高尔夫球场从一家逐步发展到500家左右,使高尔夫在中国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但除中山温泉和屈指可数的几家市政公共球场之外,绝大多数球场的建设和运营都是作为房地产开发项目,在各地政府的支持下,开发商以地产别墅建设和销售垫底,不惜巨额投资,以国际锦标赛的标准建设球场,高档餐饮、住宿、洗浴设施一应俱全。大多数新建球场的运营对象,是港澳台日韩和其他外国人、中国的新兴商业精英和成功人士,以及政府官员。国家对于高尔夫球场的运营采取了高税收的政策,将高尔夫球具设备等定位为奢侈品,进口收取豪华关税。高尔夫俱乐部的“高、大、上”定位,迫使高尔夫俱乐部对外收费高昂,在中国打高尔夫球成为名副其实的“富人的运动”。

  就高尔夫的起源和历史发展来说,高尔夫实际上并不是富人的运动。今天,高尔夫在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内,也不是富人运动,而是一项老少皆宜的平民运动。

  苏格兰早期的高尔夫运动由于昂贵的高尔夫球杆和羽毛球,最早热衷于打高尔夫球的人士是苏格兰皇室和贵族。据文字记载,1502年詹姆斯四世从一位弓箭师手里定制了几只高尔夫球杆,皇家司库记载如下:“项目:9月21日,在圣约翰斯顿(现帕斯 Perth)一家弓箭铺购买球杆,13先令”。1503年2月,詹姆斯四世和伯斯威尔伯爵(Earl of Bothwell)打了一场高尔夫球:“2月3日,国王和伯斯威尔伯爵打球,2法国克朗,或41先令”;“国王打球用的球杆和球,60先令”。这成为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高尔夫球比赛。

  但是,由于苏格兰林克斯球场的公共属性,以及苏格兰历史上屡次出现禁止打高尔夫球的皇家禁令,以及教堂屡次禁止市民在周日布道日打高尔夫的史实,说明早期苏格兰的高尔夫运动不仅仅是皇家贵族或富人的运动,商人和手工艺者,包括球杆和高尔夫球制作工匠,以及球童、球场工人等等,都已经参与了这项运动。应该说,苏格兰早期的高尔夫,从一开始就是广大居民积极参与的业余和休闲运动。

  将高尔夫从苏格兰介绍到美国的一位知名人士查尔斯-麦克唐纳(Charles Macdonald),1928年出版了《苏格兰的馈赠:高尔夫》(Scotland’s Gift Golf)一书,作者以亲身经历并引经据典,论述了早期苏格兰的高尔夫运动的起源。他指出,高尔夫运动在苏格兰历史上,应该是一个不分阶级等次的大众性的运动。

  1872年,按父亲嘱托,16岁的麦克唐纳从芝加哥来到圣安德鲁斯投奔爷爷,进圣安德鲁斯大学读书。在从爱丁堡乘火车到圣安德鲁斯之前,他随一位家庭的朋友到爱丁堡市附近的马瑟堡住了一夜。麦克唐纳头一次看到,穿着红色外衣的高尔夫球手在马瑟堡林克斯球场打高尔夫球。对于从来没有看到过一种如此悠闲而又毫不激烈的运动形式的芝加哥少年来说,他感到高尔夫运动“既愚蠢又可笑”。

  麦克唐纳到了圣安德鲁斯之后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生活在古代的小城。圣安德鲁斯在美洲大陆被发现之前,已经存在了600-700年,圣安德鲁斯大学则创建于哥伦布出生之前。麦克唐纳对于圣安德鲁斯的第一印象是:“每个人似乎都沉迷在过去,而在美国,每个人都沉迷于未来”。

1740年圣安德鲁斯球场1740年圣安德鲁斯球场

  麦克唐纳很快发现,圣安德鲁斯到处可以看到高尔夫这个古老而又盛行的运动。历史上众多的作家和几个世纪之前国家政策的制定者们似乎都已经证明,苏格兰上至国王下至平民百姓,都热衷于这一“皇家古老”运动。

  麦克唐纳引用了100年前《汉弗莱-柯灵克的远征》(The Expedition of Humphry Clinker)一书来证明他的观点。作者托比雅思-斯默莱特(Tobias Smollett)在1771年6月17日出版的该书中写道:“我在利斯球场看到了英国从未见到过的绅士们的比赛活动。不远处的一片称作林克斯的地面上,爱丁堡的市民们在享受称为高尔夫的运动,他们每人拿着一只杆子,杆头底面镶有角质,击打的是一种有弹性的比网球要小的皮制球,球内塞满羽毛,但比网球要硬的多。人们打球既用力又显得轻巧,将球从一个洞打到另一个洞,球飞的很远。苏格兰人十分热爱这一业余运动,凡是天气晴朗,你会看到一帮又一帮的人群,从法官到普通商人,穿着衬衣,不分等级,极其认真地随着高尔夫球而行走。有时候小孩子也在打球,我看到打球最年轻的儿童只有四岁左右。打球人大多是社会上的绅士,这类人士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以来,业余活动都是以打高尔夫为乐。他们看来从来没有受过疾病的折磨或干扰,每天睡觉之前都要在肚子里灌上一加仑红酒。这种不间断的锻炼,外加海边清新的空气和阳光,毫无疑问使圣安德鲁斯人享有极佳的胃口,也使他们的身体免于瘟疫”。

查尔斯-麦克唐纳查尔斯-麦克唐纳

  18世纪中叶开始出版至今的《苏格兰杂志》(The Scot’s Magazine),曾经在早期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16世纪高尔夫运动的民主性质:“那时候,苏格兰的最伟大和最聪明的人士可以在利斯林克斯球场上和最下层的商贩搭肩擦背,一起享受他们最普通又最热爱的娱乐活动。所有社会等级在高尔夫球运动的欢乐气氛中都消失了。上议院的议员、鞋匠、骑士、男爵、裁缝等等,你争我夺比赛谁的球技更好,同时,在比赛过程中,他们激烈但又幽默地争论打球过程中毫无意义的琐事”。

  1527年,文字记载了苏格兰第一位平民球手打球的消息:罗伯特∙摩尔(Robert Maule)在卡奴斯蒂(Carnoustie)球场附近的百瑞林克斯(Barry Links)打球。

  苏格兰东海岸城市海边形成的林克斯是当地居民散步、赶海、牧羊、游戏的公共场所。沙滩、浅草、起伏的丘陵、夏季超长的日照等等为打高尔夫球提供了天然有利的条件。林克斯的公共属性决定了它的使用对所有市民是平等的。

  世界最古老的林克斯球场马瑟堡、利斯、圣安德鲁斯等等从古至今都属于城市公共领地。今天,圣安德鲁斯老球场以及该城市的另外五家球场都属城市公有,由圣安德鲁斯林克斯基金会管理运作。林克斯球场的共有的性质决定了必须向市民和公众敞开大门。公共球场为打高尔夫的各个阶层的人士提供了一个人人平等的娱乐和运动场所。前文曾经介绍过,苏格兰约克公爵、后来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在担任苏格兰议会议长时,和议会中两位英国贵族就高尔夫起源于苏格兰还是英格兰发生了争执。三人决定在议会附近的利斯球场打一场高尔夫球,优胜者将确定高尔夫的起源。公爵选择爱丁堡鞋匠约翰∙帕特松作为伙伴,皇族和平民携手赢得了比赛。

  从苏格兰历史上王室和教会屡次禁止打球的历史看,高尔夫球应该是一个已经深入普通民众的业余爱好和运动。工匠们在每天的劳作之后,可以有3-4个小时趁着日光依然照射的晚上,下场打球。在苏格兰和英格兰连年战争的15-16世纪,沉迷与高尔夫已经影响了苏格兰的备战,英格兰士兵日益完善的弓箭技艺对苏格兰造成了直接的威胁。

  1457年3月6日,詹姆斯二世苏格兰议会发表命令,“严禁足球和高尔夫”。同时,苏格兰建立了许多射箭靶场,供老百姓练习和娱乐。1471年5月,议会再次下令禁止高尔夫。1491年的禁令明确指出,“为了国家的安全和防务,苏格兰境内不允许足球、高尔夫和其他无益处的运动”。

  当时的皇室权力抵不上日益壮大的贵族阶级,国家又面临入侵的威胁,因而议会命令所有年龄在12岁以上的男性公民必须强制进行军事训练,这是因为普通老百姓对于弓箭不感兴趣,闲暇时间更多地是到林克斯打高尔夫球。

1457年3月6日苏格兰议会决议1457年3月6日苏格兰议会决议

  1457年的议会决议如下:“兹立法决定,贵族和爵士们每年必须组织四次弓箭活动,同时必须绝对谴责和禁止足球和高尔夫。每个安息日,在所有教堂内都必须设立两个靶子,联系射箭…..关于足球和高尔夫,我们命令凡是违背者,都将被地区男爵给予处罚,如果未执行,将由皇室官员处理”。

  1491年5月18日议会的决议如下:“兹立法决定在国内任何地方都不允许踢足球、打高尔夫球和组织其他毫无意义的运动,为了大众利益和保护国家,应该练习弓箭,并按照上次立法,每个教会应该竖立箭靶,安排训练,如果未执行将由警官收取40先令罚款”。

  内战结束之后,虽然打高尔夫球在苏格兰已经解禁,但很长一段时间,教堂在周日布道期间依然禁止打球,违者最少罚款40先令。1592年,皇家爱丁堡自治市的教会,在利斯禁止星期日布道期间打高尔夫球。文字记载,1599年,四位球手承认星期日布道期间在北寅赤( North Inch)打高尔夫球,受到教会的谴责。北寅赤成为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高尔夫球场。

  下面这副英国著名画家约翰- C-多尔曼(J.C. Dollman,1851-1934)1896年的创作的“布道日违规者”, 惟妙惟肖地描述了苏格兰教堂当年禁止周日打球的情景。据历史记载,由于每个周日教堂礼拜期间都外出打高尔夫球,约翰-亨利(John Henrie)和帕特-罗杰(Pat Rogie)遭到起诉入狱。画中二人之一正全神贯注地准备击打一个阻挡球,对手突然发现一男一女两位面色严峻的神职人员从山坡后走出来,吓得惊慌失措。该幅绘画原作收藏于大英博物馆。

馆藏绘画“布道日违规者”馆藏绘画“布道日违规者”

  这一时期,出现了所谓的“周日球杆”,球杆看上去像是柺杖,但握把是一只小型杆头。持有者带着它到爱丁堡公共球场散步,如果左右前后没人,他会偷偷地丢下一只球,把柺杖翻过来打球。

  19世纪中叶古塔胶球和19世纪末期橡胶内核球的发明和使用,使高尔夫运动快速走向平民化,高尔夫运动迅速从苏格兰传到英格兰、欧洲大陆以及北美大陆。高尔夫刚刚传到美国时,教堂规定信徒星期日也不能打球。官员打高尔夫球在美国曾经也有争议,上世纪20年代,美国评论家H.L.门肯 (Menken)曾经写道:“任何打高尔夫球的人应该禁止做公务员”。

  今年4月25日,第二届亚太女子业余锦标赛期间,皇家古老(R&A)首席执行官马丁-斯朗伯斯(Martin Slumbers)曾经向中国高尔夫协会负责人张小宁等表示,中国女子女子高尔夫的发展“令人难以置信”。他说,“高尔夫在苏格兰诞生的时候就是大众的运动,我认为高尔夫在中国也会成为大众的运动”。“我说过很多次,世界上只有1%的高尔夫球手为奖金而打球,剩余99%的人都是为了热爱而打球,为了享受这项运动的乐趣而打球。我们希望能让这99%的人群越来越多。”

  要实现斯郎伯斯和中国广大高尔夫爱好者的愿景,使高尔夫运动恢复其本来要义,成为大众的运动,有待于政府重新审视和修订有关高尔夫、高尔夫设备、高尔夫球场、高尔夫运营的相关政策,鼓励各地政府在荒废土地上建设简易的市政公共球场,3洞、5洞最多9洞、由政府以大众体育运动立项投资和运营,降低税收和收费,努力做到自付盈亏,如果稍有亏损,由政府从体育和娱乐基金补贴。建设公共的市政简易高尔夫球场,将是中国发展奥林匹克高尔夫运动项目、建设高尔夫强国的唯一出路。如果14亿人口的中国,只能允许区区几百家高尔夫球场存在和运营,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将永远只能是富人的运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